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随笔
墙上的污点——在动

时间:2021-09-08 11:55:03 阅读: 作者:情感文章

早就发现了,至少是在两天前,那个变幻的污点,就在墙上走动。
墙很白,是刚刚粉刷过的,白得有些刺目,但更刺目的是那个不合时宜的污点,恶作剧般的在墙上走来走去,像在进行午后例行的散步——这太令人恼怒了,如果那是一只讨厌的蟑螂或是什么不知死活的蟋蟀,它一定会后悔爬到那么高那么白的地方去散步。
今天它终于向下移了一段,至少可以让我够得到它了,我决定让它在今天消失。
那不是蟑螂,甚至不是蟋蟀,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因为它什么也不是,除了是一个会动的污点,真见鬼,我是在拍一部卡通片吗?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愤怒地自言自语道,准备去找一把水果刀,无论如何,它得离开那面墙。那个正在移动的污点似乎大吃一惊,突然停下来左右晃动着,像在窥查周围的动静。它在干吗?难道它还能听懂我的说话不成?见鬼,这个想法更加糟糕。
“谁,谁在说话?”这次轮到我大吃一惊了,那个东西在说话?我久久地凝视着这个左摇右晃的东西,考虑是不是要冒险问一下它是不是刚才在讲话,虽然这看起来有点傻,但我一直在做傻事,这次也不应该例外才对。
“你,就是你,在说话,刚才?”我终于将这句语无伦次的问句赶出自己的嘴巴。
“我听到了,这么说我成功了?”那个声音伴着上下蹦跳的污点欢快地传出来。迪士尼,这是唯一还在我头脑里闪烁的概念。我长吁一口气,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每秒100次的心跳和不由自主颤抖的双手告诉我——没门,你还要再紧张一阵子!那个声音还在欢快地叫着:“喂,你在哪儿?那个说话的人?也许那并不是人,只是个会发出声音的动物而已。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我是根本就看不到你的,无论你是什么,即使能看见也只是一段线段,或者抒情唯美的散文段落摘抄是几条。但这已足够了,我成功了!真是伟大的时刻!我欣喜若狂!”
我相信它最后的那句话是真的,因为现在它简直像一只正被拍打的篮球,上上下下的跳个不停。我现在需要,一把水果刀?算了吧,一个牧师会更管用些。我想走,离开这个疯狂的污点,不是它疯了,就是我疯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继续待下去我一定会疯的,谁会像我一样和一个污点聊上几句?但那个声音叫住了我:“喂,你还在吗?那个刚才发出声音的东西?我想和你谈谈。”
它想和我谈谈?“好吧”,我快绝望了,但潜意识告诉我也许只有和那东西谈谈,你才能摆脱它,“你是什么?”
“这样和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客人说话可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那么,请问你叫什么?”它刚才说什么?它来自另一个世界?我的想象力仅局限在外星人和鬼魂之间,毕竟他们才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但这两种人我都讨厌,或者说,害怕。
“卡拉。”
在我脑海中浮现出一条狗的形象。
“我是一名科学家”,它自豪地说,“我的一个研究项目就是多维次空间之间旅行的可行性”,说实话,我对此一窍不通,“今天是我试验成功的第一步,你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多维空间生物,恩,确实很有研究价值,哦请抱歉,你知道科学家都有点,呵呵。”
“没什么,我能理解。”
“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新木”,我机械地答到,“你说什么多维空间旅行?那么你来自哪里?”
“很难说我是否明白你想问什么,但‘咕哩’是你想要的答案吗?”
‘咕哩’?如果是咖喱我也许会考虑一下,“很抱歉,我应该问得更专业一点,是吧?你来自哪个多维空间?”
“二维。你在三维,是吧?”
我看看周围,桌子还是原来的样子,椅子也还是四条腿,“恩,我想是的,我在三维世界。”我又转过头看着它:“你来自二维?我原以为二维世界不会有什么生命形式呢,更别说像你这样的科学家了。”其实现在我也搞不懂它到底算不算是——生命。
“事实上,除了零维空间外其余各个维次的空间都有生命存在,只是生命存在的形式有些不一样,我们的生物学家把这叫做维次性生物多样性。”
“很新鲜的名词,我能问你一下,也许这个问题有些无理,但我很想知道答案,你是怎样的生命形式?”
“我?和你们一样,要靠吃饭活着。”
“哦,就这些?”
“还有别的么?你看见了,我就是这样,其实我对生物之间的差异不是很了解,这是生物学家的事,你知道我是一名物理学家。我对生物只是略通皮毛。”它换个角度,像在以声音的传播方向来确定我的位置,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它只是由左边换到了右边。“想听听我对生命在多维次之间跃迁的一些看法吗?”没等我回答,它就又继续道:“其实,我应该很自豪地告诉你,我是所有维次中第一个实现了跨维次跃迁的生命,当然,也许某些高维次的生命本身就有实现跃迁的本领,但我讨厌把他们归在此类,你知道,这很让人气愤,这不公平,这是上帝不公平的又一例证,我说的没错吧?”
“确实,这就像是作弊,****或打游戏作弊,反正就是那个意思,他们靠的不是真本事”,我用食指指了指脑袋,虽然不知道它是否看得见这个动作,“也许你能给我讲讲跃迁的原理?”我终于问了一个比较专业的问题,虽然我并没有奢望自己能听明白一枝半解,但至少我要让它知道第三维次的生物很好学。但它的讲解证明我原来的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我竟然听得懂。
“这个原理很简单。原子,你知道吧?”
“是的,但你们的世界有原子吗?”
“为什么不呢?上帝是公平的。”它把上帝当成什么了?一个任由它摆布的小丑?只为了它服务?
“我的意思是,二维空间不是只有面积,没有体积的吗?”
“那就要改变一下你的认识了,没有体积的空间又怎能产生生命呢?其实原子是典型的零维物质,二维空间的厚度,按照你们的说法,我们管那叫我们世界的高,与一个原子的直径不分伯仲,懂吗?”我点点头。
“懂吗?”它又问到,看来它是看不到我的,“是的,我懂了,现在可以开始向下讲了。”我答道。
“很好,那就容易了,这个原理与原子的能级跃迁是一样的,至少本质是一样的。理论上每个高维次的生物当释放了足够能量后都会自发地向下一个维次跃迁,而低维次的生物如果想要向高维次跃迁的话,就必须要吸收足够的能量。就是这样,但维次越高向更高一维跃迁所需要的能量就越多,比如我从二维向三维跃迁需要的能量如果是一的话,那么你要想向第四维跃迁的话,就要有数值为一万的能量。”
“哦,这不是很公平。”
“还有更不公平的呢,知道由第二维向第四维跃迁需要多少能量吗?”
“一亿,按照你所说的规律?”
“是无穷。”卡拉带着点沮丧的口气说。
“那就是说,”
“我们永远也不能跨多维跃迁,我们只能与临近的维次进行跃迁。”
“那这是为什么呢?”我发觉我对此产生了兴趣。
“我不知道,但我们的神职人员给出了一个答案:因为上帝是仁慈的,他不忍心看到当各个维次的孩子们互相见面时会因为彼此之间的差异而心理失常或大肆屠杀。”
“真是荒谬,是吧,我是说他们永远也不能证明自己的证明是对的。”
“是的,但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证明,因为他们相信这是对的,神学家真是幸福。”
“但我更相信科学。你刚才说到高维次的生命能够向低维次跃迁?自发的?”
“但要释放足够的能量。”
“那就是说我也有可能到你们的维次中去喽?”
“理论上,只是理论上,其实没有任何生命能够释放出足够的能量使自己实现跃迁。”
“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真的释放了足够的能量而且实现了跃迁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了。因为那样多的能量被释放,就会导致自己的维次塌缩,因为能量已经不足够维持了。而我们知道每一个更高的维次都是已与自己临近的低一级维次为基础的,一旦低一级维次塌缩了,必然导致高一级的维次塌缩,然后是更高一级,这样连锁下去最终导致整个空间的塌缩,我们就会被挤压到一个无限小的点里,而现在我们在这里,就证明了那是不可能的,反证法的经典证明案例。”
听到这个耸人听闻的解释真是令人沮丧,许久我才谨慎的又问一句:“这个过程应该会花很长时间吧?”
“哈,恰恰相反,时间很短,刚刚够你测量的到,只需要一枯枯塞时间——十的负四十八次秒。”
“一什么?”
“一枯枯塞时间,他发现的最小可测量时间,小于这个长度的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没有仪器可以测量的到。”
“我们管那叫一普朗克时间。”
“实质一样,那个人一定很另人尊敬。”
“确实,物理界的骄傲。”
卡拉环顾着看了一周,然后很不情愿的说道:“真抱歉,朋友,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做朋友的话,我必须走了,机器已经快到能量下限了,在晚些我就不能回到我的世界了。能够认识你真是很高兴。再见!”
“就这么走了吗?我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呢!”
“抱歉,也许以后,又要看上帝的安排了,但你可以自己学的,理论上很成熟了,靠你的实践了,再见了,朋友!”
在我的墙壁上传来一声闷想,然后是四溅的尘土和红色的碎块(这些是什么?),当尘埃落定之时,我看见自己雪白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大洞,有我的头那么大,污点不见了,它给我留下了一个洞,至少我可以把这个洞弄好,而不必像对付那个污点那样无所适从。
谁会相信一个二维世界的科学家在我的墙壁上游荡了两天,然后留下一个洞就离去了呢?也许我应该保留下这个洞,作为一个不充分的证据,或是为它以后的到来做方向标。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本文为 “美文阅读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Copyright © 2018-2021   Powered By 美文阅读网-美文片段_文章摘抄_名人名言_美文阅读  备案号:  苏ICP备160079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