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经典沉默美文]姑父(小说)

时间:2021-08-03 11:31:42 阅读: 作者:情感文章

姑父(小说)

戴忠钰

清明到了,连绵的春雨总算收场了。这天,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灿烂的阳光慷慨地恩赐给这个世界。

我开着姑父的这辆“奔驰”轿车,却不由地偷偷盯了一眼旁边的姑父,想起了前天晚上他在春园酒楼醉倒的那副丢人相:弯歪着身子躺在单人西梦思床上,黑西装上衣胸前沾满呕吐的污秽,皮带托在屁股后面。姑妈和我赶到现场,姑妈气愤地说了一句“瞧你这副德性!”,说完就狠狠给了他两个耳光,即便那样他一直也都没有醒来。我拉开车门,叫来两个美女,两个美女费力地把姑父拖上了车。为此,姑妈就交给了我一个特殊任务:只要姑父长时间外出,就由我当司机。姑妈的用意是不言而喻的。

我原以为姑父今天见了我不好意思。可谁知他就像没有这回事一样,面无羞涩,大言不惭地卖弄他的革命本色。

“珊珊,你不知道,当年淮河发大水,死了多少人,我家里只剩下父亲和我了,他背着我逃难到陕西,参加了红二十五军。一次战斗中,他受了伤,在元君庙村天德家养伤,伤好后,把只有三岁的我交给天德伯抚养,他到陕北找部队去了,刚解放,他从一野转业到这个县担任第一任县委书记……”

“我已经听了不下五十遍了!”我有些不耐烦的说。过去,每当他讲起这段革命史,我总是听得津津有味,可是今天我觉得心烦,老生常谈,没意思了。

姑父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点着一支“中华”烟吸着。

轿车离开柏油路驶向乡间大路,颠簸得厉害,我不时打着方向盘避开泥坑水洼。良久,我忍不住,厉声道:“姑父,姑父,你辜负老一辈人的期望啊。

“啥?”姑父的胖圆脸拉长了,斜瞪了我一眼,教训我:“我好坏是个副县长,目前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奉承的话听惯了,不喜欢听不顺耳的话了?”我顶了他一句。

姑父叹息了一声,“人常说养儿像舅舅,养女像家姑,这话一点不假,你和你姑一个脾气,把我这个副县长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要是换了别人,我早都叫他走人了,现在的大学生多的跟牛毛一样!”

“正因为你是我姑父,我才直言不讳。我给县委钱书记打印人大报告时,发现有关反腐倡廉这一部分中明确指出,县委要清查干部不明财产来源,纪检部门独立执法,发现问题彻底追查,县委书记不能直接干预。你当初不该四十万买这辆车!”

姑父也来气了,我知道我买这辆车有人红了眼,他就没看我是谁?我是老**、这个县第一任书记——严志的儿子!”

突然,车身一跳,姑父的头撞到了车顶,他急了,吼道:“你今天是不是想要我的命?我头差点把车顶盖撞开了!”

原来,我被姑父的吼叫声分散了注意力,车子一头钻在路中间的一个泥坑里了。我加大油门,车子还只是发抖不前进,我又倒档,却也退不出去。又挂前档不成,又打倒档,车轮却越限越深。我感觉底盘挨着地面了。唉,我只好熄火了。

我们下了车,姑父看到黑色车身上的泥巴,皱着眉头,带气地说:“新车让泥巴给糊了,你开车操的啥心?到元君庙村边了,却陷在泥坑里,唉……”

“谁让你卖你的老资本?”我不服气,顶了他一句。

姑父无可奈何地嘟嚷:“跟你就没法说!”

我顶撞了他一句:“谁想和你多说话了?”

“好,好,好,闲话不说了,你想啥办法把车从泥坑里弄出来?”

我“哼”了一声,站在路边,盯着村子方向。

这时,一个穿草绿色旧军装的小伙子向这边走来。姑父早早从口袋里掏出“中华”烟,一支噙在他嘴里,一支拿在手里,看样子是等他过来帮忙掀车。

小伙子离车还有两米远,姑父就急忙迎上前,热情地把烟递过去,小伙子胖胖的脸上却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

姑父把烟伸到他面前,笑容可掬,说:“小伙子,给叔帮忙把车推一下?”

小伙子从自己口袋摸出一盒蓝色金丝猴香烟。

“来来来,甭抽你这两块钱的烟了,我这软中华一支顶你一盒烟还多呢!”

小伙子没有理会姑父,从自己的烟盒里抽出一支,噙在嘴里,掏出打火机点着烟。

我看到姑父脸上瞬间掠过的愠色,旋即又换成了笑容,尴尬地笑了一下,故作热情地说:“我是咱村人,经常不回来,只不过和你这一代人比较陌生罢了。”

小伙子笑了,说:经典沉默美文“我知道你,你是县长,电视上经常看到。前几天你在电视上讲群众路线教育,讲得好得很。咱村上了年龄的人都说,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讲话讲得好。”

姑父半笑,他没有笑起来。他似乎也感觉到小伙子话中带刺。

姑父自己点着烟,抽了一口,又换上笑容,上下打量着小伙子,问:“你当过兵?”

“白吃了三年军粮,回来还不是照样种地!”小伙子撇着嘴说道。

“你爸叫啥?”

“我爸叫土旺”

姑父眉毛一扬,一副笑模样,高声说:“你爸比我小一岁,我们一块耍大的。你这小兔崽子,咋不早说,我是严福新,民政局也在我的管辖之下,我给局长招呼一声:这是我兄弟的娃,你看着办!不用说二话,给你找个好工作是没有问题的。”

小伙子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叹息一声,说:“我家没钱……”

姑父手指着小伙子,说:“我给你办事,能收你家的钱么?”

小伙子刚要走,姑父一把拉住他,他却甩掉姑父的手,说:“我要到镇上买豆种子,借春雨墒,我还要种豆子呢!”

“你给叔帮忙推一下车!”

小伙子说:“我忙得很!”说完,就跑走了。

姑父看着小伙子的背影,“呸”地在地上吐了口唾沫。他的脸色难看极了。双手叉腰,鼻孔喘着粗气。

这时,一辆农用巨力三轮车开到离我们的车只有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看到车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精神矍铄。他旁边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平头黑胖小伙子。

姑父盯着农用车,突然眼睛一亮,笑声说道:“老头就是把我养大的天德伯,旁边就是他的孙子黑牛。”

姑父兴奋地跑到农用车跟前,喊道:

“伯,你和黑牛到哪里去啊?”

老头头伸出驾驶室,呵呵一笑,说:“哎呀,兵娃子(姑父小名),咋是你?你回来给你爸坟上烧纸呀?”

“我是专门回来上坟,再把您老人家看望一下,我还给你买了十盒人参蜂王糖浆呢!”

老头和黑牛都下了车。姑父急忙扶住老人家。我走到老人家跟前,叫了一声:“大爷,您好!”

老头上下打量着我,姑父急忙介绍:“伯,这是晓梅她侄女,她叫李珊,我们把她叫珊珊。”

老头笑呵呵地说:“搭眼一看就是个心灵娃!”

姑父笑了,说:“人家大学毕业考公务员,在县政府办上班,上大学时就会开车,还拿了C照呢!”

“那怎么成了你的司机了?”老头不解地问。

姑父指着我,解释道:“人家今天开车是帮忙呢!”

老头点了点头,笑着说:“噢,是这么回事啊!”

老头走到奔驰轿车跟前的路边,盯着车,问:“你这车陷在泥里,泥疙瘩顶着底座了。”姑父这才生气地把土旺儿子不给他推车的事说了一番。

老头布满皱绞的脸上笑容消失了,长叹一声,说:“村上对你有气呀!”

“有啥气?”姑父瞅着天德老汉的脸,急切地问。

天德老汉一脸严肃,厉声训斥开了:“有啥气?咱村上拉水村主任找你时,你却故意推脱,后来村主任给每家筹资中加了一百五十块钱,合计两万五千元送给你了,你从水电局搞了个值十五万元的“甘露”工程的拉水材料。”

姑父脸红了,红得像个灯笼。我第一次见到他这副狼狈相。

天德老汉激动了,长长的白胡髦微微抖动。“傻孩子,养你长大的村子人拉水都要贿赂你,可想对别人是什么样子?我耳朵里塞满了骂你的话!我这张老脸都没处放,你知道吗?”

姑父蹲在地上,无地自容。他毕竟是我姑父呀,我忙打岔:“大爷,我姑父是知错改错的人,您就别生气了!”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是害怕!”天德老汉擦拭了一下发红的眼睛,“想着兵娃子现在的情况,夜里都睡不着觉……”

我不解地问:“你怕什么呢?我姑父不是副县长当得好好的吗?”

老头火了:“好,好个屁!让唾沫星子能把他淹死!上边党组织能任凭你胡闹吗?你怎么不想后果?”

我看着大爷微微颤抖的胡须,安慰他:“大爷,你甭着气!”

突然,老头神情凄然,说:“女子,你不知道,每当看到你姑父在电视上讲话,说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我真害怕!我怕你姑父陷进泥坑栽倒了,我就对不起我死去的兄弟了,他就兵娃子一个儿子呀!”

姑父的头垂得更低了,擦着鼻涕,我看到几滴泪水落在面前的春草上。我又回过头来看天德老汉,他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突然,姑父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我忙把手绢递过去,姑父忙擦了一下脸和眼睛,强颜一笑,说:“伯,今晚我不走了,我打电话让晓梅把钱拿来还给大家,到时候你把咱村人叫到一块,我当着大家做全面检讨。”

老汉咂了咂嘴巴,长长地吐了口气,说:“你早都应该这样呀!”

倏然,天德声音洪亮地说:“黑牛,咱先不要到地里去爱情文章,快给你叔把车弄出来噢!”

“好!”黑牛说罢,上了农用车。

这时,农用车绕过泥坑,停在“奔驰”轿车前面,黑牛从车厢上取出钢丝绳,一头挂在奔驰轿车前边,另一头挂在农用车尾的牵引杠上。我目视着农用车缓缓将轿车从泥坑里拉出来。

谢天谢地,我们的车总算出了泥坑!

蓝天,白云,阳光和煦,燕语呢喃,好一派田园风光……

/

草于2003年11月16日20:40

改于2015年4月6日陕西省图书馆

戴忠钰,笔名:冰雪**党员,陕西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影视评论学会理事。

本人先后在《陕西日报》、《西部法制报》、《炎黄文化报》、《陕西农村报》和《西安文理学院报》等报纸上发表小说、散文、论文。在**陕西省委机关刊物《共产党人》、陕西省委纪检委机关刊物《党风与廉政》、《当代声屏》发表文艺评论、小说、散文。在《当代声屏》杂志发表五集电视剧《命运》,该剧被陕西省计生委推荐参加全国第二届计生作品大赛。

2006年完成反**题材的电视剧《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22集连续剧)》。

2008年根据本人反映当代大学生生活的短篇小说《昨夜下了一场雨》,改编同名电视剧由西安文理学院影视制作中心完成制作。在2013年6月,本人又将《昨夜下了一场雨》改为同名高清电影剧本,被国家百部电影工作委员会列入百部电影工程。

作者根据本人在《党风与廉政》杂志发表的小说《辞职》改编成电视短剧(上下集),由西安文理学院文学院、西安影视评论学会泰勒影视工作室完成拍摄制作。20011年11月获得**西安市委纪委一等奖,经**陕西省委纪检委审查通过,并推荐参加中纪委举办的全国(宁波)廉政视频展播活动,该片已由西安电视台“西安故事”栏目2012年1月1日首播,1月13日重播。该剧在20012年12月又获得**陕西省委教委全省高校廉政视频大赛二等奖。

2014年5月根据本人反腐倡廉题材短篇小说《姑父》改编同名电视单本剧上下集,由**西安市户县纪委承制。

2014年7月发表在《西安文理学院报》的《生命的证明——参观渣滓洞白公馆有感》(散文)被重庆红岩联线转发。

7月为陕西电视台编导、制作《滋味》电视单本剧。

QQ1182025739

小说 小伙子 老头 陕西

版权声明:本文为 “美文阅读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上一篇:梳走的岁月
下一篇: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8-2021   Powered By 美文阅读网-美文片段_文章摘抄_名人名言_美文阅读  备案号:  苏ICP备16007902号